北京股票配资平台 常熟股票配资 昆明股票期货配资 普洱期货配资 六千点配资平台 股票配资政策 深圳好的配资公司 网上配资公司 股票配资现货 期货配资交易策略 深圳期货配资公司 配资服务 合法的配资公司 聊城配资公司 酒泉股票配资 泰州股票配资 枣庄期货配资 杭州雷曼期货配资 德清期货配资 双鸭山期货配资 期货配资交易期权 招商股票配资 福建期货配资 东莞股指期货配资 益利股票配资 江阴股票配资 网上平台 德清期货配资 杭州中摩期货配资 哈尔滨期货配资公司 随州股指期货配资 上海股票配资公司 广元股票配资 北仑配资公司 上饶股指期货配资 上海申穆期货配资 百度
中国青年网

新闻

首页 >> 时政 >> 正文

秦岭别墅调查:总书记六次批示此事 背后究竟有哪些隐情

发稿时间:2019-11-23 14:00:00 来源: 央视网

  【央视重磅调查】 总书记六次批示此事 背后究竟有哪些隐情

  2018年7月以来,“秦岭违建别墅拆除”备受社会关注。中央、省、市三级打响秦岭保卫战,秦岭北麓西安段共有1194栋违建别墅被列为查处整治对象。

  近年来,习近平总书记对秦岭生态环境保护和秦岭违建别墅严重破坏生态问题先后六次作出重要批示指示。这次拆违整治,中央指派中纪委副书记、国家监委副主任徐令义担任专项整治工作组组长。

  徐令义:

  为什么党中央的明确要求,在一些地方贯彻落实得不认真、不彻底?表态的调门很高,落实的效果差,甚至阳奉阴违?归结起来就是违建别墅它是一个表象,不讲政治是根本。

  地方上的违章建筑何以惊动中央?习近平总书记为何四年来就同一问题作出六次重要批示指示?秦岭违建别墅这一沉疴顽疾始终得不到解决的背后,反映了怎样的政治问题?

  秦岭是中国南北地理分界线,更是涵养八百里秦川的一道生态屏障,具有调节气候、保持水土、涵养水源、维护生物多样性等诸多功能。

  从西安市区开车半个多小时就到了秦岭北麓山脚下,沿途随处可见“保护秦岭,整治违建”的标语,当地人说,在这次整治之前,进山的必经之路上多是别墅楼盘的销售广告。

  记者:你们判断这些房子干什么用的?

  村民:当时建的时候都知道,是盖的别墅。

  记者:也是眼瞅着别墅盖起来了?

  村民:盖得密密麻麻,那么大一片,你肯定对这个生态环境还是有影响的。

  记者:那个别墅建起以后你们进去看过吗?

  村民:进去看过。人家说这一套房要卖一千多万,1700(万)1800(万)。

  一段时间以来,秦岭北麓不断出现违规、违法建设的别墅,中央虽然三令五申、地方也出台多项政策法规,要求保护好秦岭生态环境,但是还是有很多人盯上了秦岭的好山好水,试图将“国家公园”变为“私家花园”,严重破坏了生态环境。

  2014 年 3 月,秦岭违建别墅破坏生态环境情况再次被媒体曝光。

  董军:

  秦岭北麓违章建筑的问题,反映到政府、反映到上级来的这种问题也是比较多。那个时候只是认识到,它是一种建设上的违规行为,还把它没有上升到整个生态环境保护这样一个高度来认识。

  生态兴则文明兴,生态衰则文明衰。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更是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治国理政的重要战略位置,形成并积极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

  2019-11-23,习近平总书记就秦岭北麓西安段圈地建别墅问题作出重要批示,要求陕西省委省政府主要负责同志关注此事。

  刘小燕:(2014年)5月15日,省委办公厅收到中办督察室转来的总书记的重要批示。时任省委的主要领导批示:由省委督察室会同西安市,尽快查清向中央报送材料。

  记者:就这个事,陕西省委有没有在省委的常委会上传达学习?

  刘小燕:当时没有,就是当时时任主要领导批示。

  接到总书记的重要批示,时任陕西省委主要领导没有在省委常委会上进行传达学习,也没有进行专题研究,只是简单地批示省委督察室会同西安市委尽快查清、向中央报送材料。时任省政府主要领导也只是进行了圈阅。

  5月17日,时任陕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书记魏民洲批转时任西安市市长董军阅处。

  董军:

  看到以后,我就在承办的文件单上我又批了一段话,意思要求相关区县按照总书记的要求,全力抓好落实。

  5月19日上午,西安市政府按日常工作安排召开了市政府常务会。会议间隙,时任市长董军将长安区、户县等区县领导召集到会议室外的走廊,简单作了口头布置。

  董军:

  现在看来,确实是政治站位不高,而且工作也很不到位。

  对中央的工作部署、对总书记的重要批示,陕西省和西安市搞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层层空转。这为后来秦岭违建别墅整而未治、禁而不绝埋下了隐患。

  陈章永:

  总书记的第一次重要批示在省市区三级主要领导的层层批示中空转,这也暴露出一个当时的(省市)两级主要领导,对贯彻落实总书记批示,思想上是极不重视的。

  在对相关区县领导作了口头布置后,董军在随后召开的市政府常务会上没有传达、学习总书记的重要批示,以至于参会的常务副市长岳华峰直到一个月后才听说此事。

  记者:六月份你才知道?

  岳华峰:到六月份左右,我作为市政府的班子成员,要参加相应的会议,通过参加会议才听到了怎么调查啊、总书记怎么批的这些事。

  记者:市里面的常务会也没有正式提过这个事吗?

  岳华峰:我印象(中)常务会没有传达过,也没有给我们安排任务。

  记者:没有正式就这个批示本身传达过?

  岳华峰:对,或者说没有进行专门研究。

  董军:我只是把它作为一个具体的专项的工作来对待,所以没有在常务会上专门来组织学习和传达。

  虽然早在2019-11-23,西安市就接到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批示件,但是,直到20多天后的6月10日,才成立“秦岭北麓违建整治调查小组”,由一位退居二线的市政府咨询员担任组长。

  乔征:

  我可以尽我的能力,去干我应该干的工作。但要动用西安的所有政治资源、所有人力资源,也可能我这个职务就达不到能力标准了。因为我是个咨询员,又是退居二线,所有参加我小组的(成员)都是副手。

  陈章永:

  西安市成立这样的工作组,是显而易见完成不了如此艰巨繁重的整治任务的;另外一方面,西安市这样的做法,是违反党内的政治规矩的。对总书记的重要批示,主要领导应该亲力亲为,这是我们党内的一条最基本的政治规矩。但是事实上,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也好、西安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也好,没有按照这样的规矩和要求来贯彻执行。

  调查小组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对违建别墅进行了清查,并在7月向市里进行了反馈:经过全面清查和各区县党政领导层层签字背书确认,违建别墅底数已彻底查清,共计202栋。

  记者:作为当年调查组的组长,市里面在向上级汇报的时候说,经过全面清查已经彻底查清,共计202栋。

  乔征:在我们现在工作期间,我们对秦岭北麓(违建别墅)查处,有各区县党政一把手签字,并且通过举报电话的进行反复(核实),拿出来的是这个数据。

  记者:我想确认一下,您本人有没有就这个数字,做过一些核查?

  董军:没有,没有(对)把它做过系统的、全面的核查。

  事实上,秦岭违建别墅的实际数字远远超过202栋,早在该数据出炉时,就有上千栋连片违建别墅被遗漏在外。那么,这个202栋的数据是怎么查出来的呢?

  从上个世纪末开始,秦岭因丰富的自然和人文历史资源吸引了很多投资项目,这些项目占地少则几十亩、多则上千亩。

  到了2003年,陕西省禁止任何人在秦岭北麓从事房地产开发、修建商品房和私人别墅,但在西安市委市政府保留的一些文化旅游项目中,还是被开了口子。

  王永康:

  特别是2014年之前,市委市政府都决定保留了一批所谓的旅游项目。但是通过市、区、县、规划、国土部门一路放水,逐渐把旅游项目演变成为房产和别墅项目。

  显然,这些连片别墅即使使用各种方式办全了手续、办齐了证照,但根子上仍是违章建筑。这次清查,西安市却把这些连片别墅都排除在外了。

  陈章永:这个标准的制定,我们认为还是不严肃、还是不恰当,那不严肃不恰当的依据在哪里呢?就没有做到全覆盖,没有按照他们刚开始提出来的拉网式地调查。

  记者:当时不管怎么说,也很高调地做了一些调查。

  陈章永:这202栋违建别墅大多数是农民自建的违建别墅。比如这其中有20栋,就是由国土部门已经作出行政处罚的农民违建的自建房,所以说这202栋违建别墅,事实上就是一个拼凑而成的结果。

  拿着这样一个清查结果,2014年7月,西安市委向陕西省委汇报:秦岭违建别墅完全查清,共有202栋。省委对此照单全收。202栋的数据沿用了四年,直到2018年7月中央派出工作组专项整治前。

  记者:省委是否做了进一步的核查?

  刘小燕:这个从现在看应该是没有,后来的实际情况证明不是只有这202栋,远远大于这个,所以如果核查的话,肯定就不会出现这个问题。

  区县报市里、市里报省里、省里报中央,陕西省委报告里写的“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只是表面文章。

  记者:所以说实际上,(省委)是把西安市委市政府的报告内容基本上作为相同的内容直接呈报?

  刘小燕:上报给中央的材料应该要认真地核实,但是实际上没有核实,是在西安市报的材料的基础上完成的,是省委的报告,但是是西安市的内容,这个是存在严重的官僚主义。

  虽然陕西省在2014年8月向党中央报告说,秦岭违建别墅的数量已经查清。但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当年的10月13日,又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务必高度重视,以坚决的态度予以整治,以实际行动遏止此类破坏生态文明的问题蔓延扩散”。

  对于生态文明建设这一中央重大决策部署,对总书记带有严厉批评的重要批示,陕西省委、西安市委仍然没有引起真正重视。时任陕西省委主要负责同志在省委常委会上,仅提了原则性要求,要求西安市认真落实。

  在西安市,时任西安市委书记魏民洲将原先的调查组升格为调查处置组,点名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岳华峰担任组长。

  岳华峰:(魏民洲他)说请岳华峰,你作为常务副市长,你来当这个组长。

  记者:你说没有事前跟你商量,所以你很意外吗?

  岳华峰:我很意外。我当时就给他谈了我的看法,我说这是总书记亲自批示的事,是一个重大的政治任务,我觉得应该由他来当组长。

  记者:你明确跟他本人说了吗?

  岳华峰: 我明确跟他本人说了。因为市委书记是作为市委主要领导同志、是一把手,为什么我们现在布置一些重要工作,经常要求一把手亲自抓?一把手挂帅?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你一把手不挂帅,大家就觉得这个工作,没那么重要。

  记者:当时由岳华峰来做处置小组的组长,这是怎么考虑的?这个人事安排?

  魏民洲:我当时考虑拆建这个事情,(是)经济方面的、违建的,你政府必须站到前面去。我觉得岳华峰责任心也可以,就是这样来考虑。

  魏民洲,时任陕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书记,2018年11月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魏民洲:

  还是当时没有认识到生态环境保护的重要性,就是认识的高度没有到。那就是降格了、降级了、层层衰减了。

  在清查阶段,大量违建别墅被排除在外;到了整治阶段,西安市依然把整治范围机械地框定在前期确定的202栋之内。在这期间,魏民洲频频出现在西安媒体上。

  魏民洲:

  11月3日把没收的、整改的全部弄完,手续办完。

  2019-11-23,西安市委向陕西省委报告称:202栋违建已全部处置到位,其中拆除145栋,没收57栋,比原计划提前17天。

  记者:毕竟后来查出是存在虚假整治的,对“202栋全部整治到位”这样一个提法本身,有没有做一些相关的检查、核实?

  魏民洲:也派过督察组去督察过,但是并没有把202栋都走完。

  清查不实,整治不实,监督检查也不实。虽然陕西省领导批示要求省环保厅等部门成立督察组予以严格督办,但最后仅由省环保厅一名副厅长带队,用一天时间看了四个违建点。

  记者:整个调查、督察过程当中去现场督察有几天时间?

  李敬喜:一天,去了三个县四个点。

  记者:都没有提到核实这个数字的问题?

  李敬喜:没有。(领导)是叫你去督察督办,我给自己找这些事干啥?就是看他们拆还是没拆、落实了还是没落实。

  记者:其实核查组的目的本身就是为了查实这些数字?

  李敬喜:总共202栋,后面写的是结果啥,这些都有。但是我们要看的这几个点,这几个点,违规违法建筑就是拆了,好像感觉都是真实的了。

责任编辑:墨北
 
百度